双碳目标下 碳捕集封存技术这样破局突围

  双碳目标下 碳捕集封存技术这样破局突围

  科技支撑碳达峰碳中和

  “截至2020年,我国现有35个二氧化碳捕集利用与封存技术(CCUS)示范项目中,商业设施仅有6个,还面临成本高、周期长、风险大的发展困境。”6月10日,在中国二氧化碳捕集利用与封存示范项目交流研讨会上,北京理工大学副校长魏一鸣教授直言我国CCUS产业现状。

  作为我国实现碳中和目标的重要保障技术,CCUS产业要成功破局突围,由示范应用转变为大量商用,既需要理解CCUS技术的定位变化,也需要相关激励政策、产业部署及管理体系的日趋完善,实现产业模式的更新变革。  

  面向碳中和重新定位CCUS技术

  “作为实现碳中和目标技术组合的重要构成部分,CCUS技术未来减排潜力巨大、成本下降空间可观、技术发展路径多样。”交流会上,中国21世纪议程管理中心总工程师孙洪对CCUS技术的应用发展作出判断。

  从减排视角来看,目前我国二氧化碳捕集能力仅为每年300万吨,2007年至2019年累积二氧化碳封存量仅200万吨,而到2050年,CCUS技术可提供每年11亿—27亿吨二氧化碳规模减排贡献,CCUS未来减排潜力很大。

  转换视角,从科技支撑看CCUS技术,其对实现碳中和目标作用更突出。

  “CCUS是目前实现化石能源大规模低碳化利用的唯一技术选择。”孙洪介绍,根据已有研究的预测,到2050年,化石能源仍将扮演重要角色,占我国能源消费比例的10%—15%,CCUS将为实现该部分化石能源近零排放提供重要支撑。同时,充分考虑电力系统实现快速减排并保证灵活性、可靠性的多重需求,火电加装CCUS是当前具有竞争力的重要技术手段。

  国际能源署曾预测,到2050年,全球钢铁、水泥行业仍然剩余约34%、48%的碳排放量,CCUS是钢铁水泥等难以减排行业实现近零碳排放为数不多的可行技术方案。孙洪表示,到2060年,如果我国仍有部分无法减排的温室气体需要通过碳汇和负排放技术来抵消,“CCUS与新能源耦合的负排放技术将是实现碳中和目标的托底技术保障”。

  因此,在科技部指导下,当前中国21世纪议程管理中心正联合有关单位抓紧编制《碳中和技术发展路线图》,CCUS是路线图的重点技术之一。

  产业投资模式需要再思考再设计

  2020年对CCUS产业发展来说,是非常关键的时间点。很多国家在研发、基础设施、示范工程上大量投入CCUS产业。比如美国国会拨款2.18亿美元用于CCUS技术研发,欧盟投入100亿欧元创新基金支持CCS(碳捕集与封存)项目建设和运行,我国在2020年7月发布《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20年版)》,CCS被首次纳入其中。

  无论是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还是面向碳中和目标,继续加大对CCUS产业的投资力度是大势所趋。魏一鸣表示,特别是2030年实现碳达峰之后大力推广CCUS,这意味着从现在起就要开展基础设施建设。

  巨大的投资缺口亟须对CCUS的商业模式与投融资机制进行再思考、再设计,魏一鸣建议,从国家层面制定与能源发展规划相结合的中长期CCUS技术发展战略,形成分阶段的“施工图”,突破当前小规模示范的局限,逐步推进CCUS技术全链条商业化部署。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