炊事班大厨王志的北京年:希望为妈妈做顿家宴

  炊事班大厨王志 希望为妈妈做顿家宴

  炊事班大厨王志的北京年

炊事班大厨王志的北京年:希望为妈妈做顿家宴

  王志为战友们做年饭,为了配齐一桌大餐,他提前三天就开始准备。 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摄

  除夕,武警北京市总队某中队,年轻的战士们忙乎着贴春联、挂福字,宿舍走廊的墙上,气球拼贴出一个俏皮的笑脸。

  宿舍里,有的战士正在和家人视频通话,“过年好,奶奶!不用惦记,我好着呢,今天不上勤。”也有的战士聚在一起准备打扑克牌,难得的假期,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们爱玩儿爱闹的样子又出来了。

  紧张的人都在厨房里,炊事班班长王志正带着几个战士守着灶台,凉菜已经码进盘子等着上桌,松鼠桂鱼摆好了造型就差浇汁,蒸屉里的大米饭飘出香气,年饭即将开启。

  “就地过年”的号召下,全中队没有一个人轮休回家,也没像往年一样有家属来探望,战士们照旧上岗执勤。王志掌一手好勺,准备着队里除夕最隆重的聚餐。

  这位有着一手好厨艺的12年老兵,却从没为家里人张罗过一桌春节家宴。

  一餐年饭:

  聊解战士思乡之情

  每年临近除夕的几天,是王志一年中最忙的时候。

  腊月二十八,牛肉已经卤在火上,猪蹄洗净后下进浓油酱汤里浸泡,这是为新年准备的两道“硬菜”。

  腊月二十九,洗净的20条鱼改刀切好,做丸子的肉馅儿剁好了一大盆,整鸡在调料里腌着,就等着第二天足味足劲儿地上桌。

  三十儿这天一大早,王志照例五点半起床给战友们炸油条、蒸馒头、煮粥。早餐完毕后,厨房里的各个灶台都热闹了起来,热油把鱼炸得散发出焦香味,烤箱里的鸡嗞嗞作响,金黄色的肉丸子捞出锅,浇汁浓稠。

  临近中午,凉菜要上桌了。一道蓝莓山药泥,让王志小心翼翼摆弄了好久,山药泥要用裱花袋挤出、堆砌成一座座小山才好看,蓝莓果泥点缀“雪顶”,果泥太多显得邋遢粗糙,太少又不够味儿,深紫色的果泥覆盖雪白的“山尖”后又顺势淌下一些,才恰到好处。

  王志很认真,这精细活儿一点都不比做一道硬菜容易。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中午十一点十分,食堂外响起了战士们饭前的歌,王志拿起炒勺,锅里烧着的热滚浓汁往炸好的松鼠桂鱼上一浇,最后这道菜端上桌,战友们也都恰好落座。确认了各桌都是恰好的七荤三素、汤和甜品都在,看着战友们吃得香,王志这才带着另外4名炊事班战士坐下。

  除夕这天的年饭,是犒劳战友们一年辛劳的重头戏,王志所在中队的战士们肩负着长安街一线的执勤安保任务,色香味俱全的一桌美食,能让站岗执勤的战友们享受口舌之欢,也能让他们尽量不想家。

  两地相思:

  异地十年,妻子只点过一道菜

  作为武警北京市总队某中队炊事班班长,1990年出生的王志只有2018年刚刚结婚时在家里过了春节,其余时候都忙碌在部队的灶台前。

  入伍后进入炊事班,老班长更像是师傅,带着几个年轻小伙一起学,单位也会专门组织大家出去学厨。当年那个不下厨的小伙子如今技艺傍身,从只会简单的炒菜、焖饭、蒸馒头,到可以操刀掌勺做出一席盛宴。

  王志的老家在山东泰安,距离北京不到600公里,高铁只需要两个小时,但他从没给家人做过一桌完整的饭菜,多数时候就是给母亲打个下手。他记得当兵头几年回家,说要给父母下厨,只做了一道菜,是父母不常吃,也不会做的毛血旺。母亲很惊讶,“你还会做这?”

  多年后,妻子有一次提出想吃他做的饭,点菜就点了一道毛血旺,这是妻子唯一一次主动提出让王志下厨。王志愣了一下神,看来母亲一直记得他多年前的“展示”,并向自己的儿媳妇提起过,“不然她怎么会突然要吃毛血旺。”

  他觉得愧疚,给家人做饭的时候太少了。每年探亲回家,家里人不让他进厨房做饭,偶尔下厨也是家常菜,很少精心准备。家人们总说,你在部队就辛苦,回家来了就多歇着。没人抱怨吃不上他这大厨的一顿年夜饭,只说“你好好工作”。

  和王志一样,离家10年,排长孙臣最常听的嘱咐也是“你在部队安心过年,不要惦记家里。”

  2019年春节,父母从江苏徐州老家到北京过年,只住了一晚,第二天看完天安门广场的升旗仪式便回了家,“他们不想给我添麻烦。”

  有了自己的孩子后,孙臣更多理解了自己的父母,离开孩子回到部队时,想到自己离家时父母的模样,“似乎是波澜不惊,没什么特别的表现,但是心里怎么能不惦记和牵挂呢?”

  孩子出生时孙臣不在身边,等他有工夫休假回家,孩子都快要会爬了。妻子一个人经历怀孕、生孩子,两人从恋爱到结婚异地十年,朝夕相处的日子加起来也不过六七个月。孙臣觉得妻子从一个有小资情调、喜欢有仪式感“小公主”,被常年不在家的丈夫锻炼成了个“女强人”。

  三餐四季:

  退伍后要为家人做一桌豪华家宴

  除夕这天一早,孙臣给家里打电话拜年,还是一如往常简单地问候“今天吃什么?家里都谁在?”

  他不习惯把想念、牵挂的词汇挂在嘴上,父母也是如此。孙臣的哥哥比他早4年在北京当兵,兄弟二人离开家后,过年家里就只剩父母。但不管是当面还是在电话里、微信上,父母很少直接表达自己的思念和惦记,说得最多的就是“你放心在外面工作。”

  挂了电话,孙臣才慢慢地说出口,“其实很想他们。”

  孙臣下决心要改改自己的性格,“一直以来觉得自己是军人,不能煽情,不能儿女情长,但是默默支持我的家人,理应收到我表达出来的爱。”

  除夕的午饭结束后,餐厅恢复平静,王志终于有工夫坐下来歇一歇,他拿起电话,想给家里人通过视频拜个年。

  “儿子,喊爸爸。儿子儿子,快叫爸爸。”摘下口罩,王志一脸憨笑,他第一次听儿子喊爸爸也是在视频里,转眼父子俩又已经大半年没见,“人都说两三岁的孩子长得快,一个月不见就大变样,我现在都不知道孩子会什么,喜欢什么了。”

  孩子调皮地跑开,妻子举着手机来到厨房,母亲和婶婶正在灶台前忙乎,雪白的饺子正在热锅里翻滚着肚皮,“啥馅儿啊?”“胡萝卜,你吃了吗?吃啥了呀?都忙乎完了?”家里人知道,除夕这天王志最忙,没人打扰他。

  王志说,老家年饭花样不多,回回都是饺子为主,但重在热闹,一大家子亲戚攒聚成一圆桌,晚辈给长辈们磕头拜年,年味儿很足。

  今年底王志服役期将满,他希望能留下,继续为战友们做好这顿年饭。在他眼里,这些回不了家的战友们舍小家顾大家,更需要一顿有仪式感的年饭,更需要他这大厨来掌勺,“我们大伙一起吃的,这也是家宴。”

  但如果退役了,他计划着,一定要在2022年春节为全家人做上一顿豪华家宴,也让母亲和妻子看看,他拿手的不仅仅有毛血旺。

  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其他推荐